您所在的位置: 台江新闻网 >> 文化 >> 正文

双杭的当铺

2015-10-12 10:03:46   来源:《福州晚报》2015年10月10日A26版    【字号

  双杭地区的典当业,兴起于清朝乾隆年间。闽中儿歌亦有“一扛扛(酒库),二染缸,三当店,四钱庄”。说明这些都是利润大的行业。当时有能力开当铺的都是豪商仕宦。在双杭地区,罗勉侯开的“恒孚”当铺和黄瞻鳌开的“允孚”当铺,在清末民初颇为有名。两人都当过市商会的会长。上杭路的“公祥”当铺,下杭路西的“常厚”当铺,田壋的“庆春号”,大庙路的“泰来”,延平路霞浦街的“久大”,以及晚清宣统皇帝的老师陈宝琛家族开在中亭街的“恒生”,实力都不俗。那些敢于经营当铺的大户人家,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:一是财大气粗,不怕亏损,当铺是有抵押品的高利贷,旧时民生艰难,穷人往往饮鸩止渴;二是大户们往往兼营钱庄,当铺可以吸收存款,何况有些新开的钱庄,它的银票在市面流通困难,多通过当铺发出其新票,甚至于有些私营钱庄宁可倒贴利息,要求当铺代发钱票;三是部分官员因暂时下野,当铺可安置其亲信僚属,一旦官复原职,则原班人马招之即来。

  当铺规定的质押品门类多而繁,如金银首饰、古董珠宝、绫罗绸缎、古字画、瑞士手表、明清家具、毛线毛料、土地房产契据,甚至棺材板,福州人为避讳讨口彩,谓之“康寿”,也是常见的当品。在清末至上世纪三十年代,日本帝国主义未入侵中国时,金融市场比较稳定,双杭当铺的押息是一分六厘,抗战时大约是二分四厘。所以当时每家当铺每年仅利息收入就有四五万银元,还不包括客户过期加贯的额外利息。

  当铺质押期限初为两年半,后改为一年半,到了抗战后期至解放战争,由于金融业动荡,币值一夕数变,押期最后缩短为一个月,以至于有些穷人因周转不灵要“借当头”,即借物抵押,于是惶惶然像“老鼠窜无孔”一样,真是凄惨。

  旧时一些大商家之所以在双杭地区开店,除了双杭是全省的商贸中心外,还有的就是双杭的地势高,不怕洪水肆虐。从前福州未建防洪堤,每年初夏就淫雨连月。当铺存放物品多,既不易搬动又怕潮,所以要选择厚墙通风的大宅,双杭的上杭路东起吉祥山金斗山崎顶,西至金鼎峰、彩气山、龙岭顶、大庙山,却是节节升高,这显然是天造地设的开当铺的绝佳场所。笔者记得,双杭之崎顶,以前的达道小学对面就有一家国营当铺,“文革”后才关门。以前质押人往往怀抱典当品,沿街角低头疾行,生怕遇见熟人。所以,双杭的当铺一般不悬挂店招,只在入门不远处立一道插屏门。典当的柜台,高达一米五左右,台上立有木栅栏,店员在里头,就像坐牢的囚犯,福州人戏称坐牢的人是去吃鸡槽饭,做“当店先生”。

  凡是典当的物品都要经过议定当价,开出的票据是旧时福州商业通常的哨语,有些还是自制的文字,外行人根本看不懂。福州人对此戏称为“当店字有头没耳”,与称医生写字“医字、医字,有头没耳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当铺的伙计往往会将押当物贬低价值。电视剧《大宅门》中的白景琦去当铺押当那场戏,伙计大呼小叫道:“虫吃鼠咬,光板儿没毛,破皮烂袄一件!”就是旧时当铺的经典台词。当然,各地都有自己的称呼,如福州双杭的当铺,对皮毛衣类加上“不堪理”的备注,金饰品称“极淡金”,银饰品叫“坏铜”,珍珠叫“黄末药珠仔”,还要加上“不计重”字样。所有的古董字画,不论品相好坏,都要加上“呆”与“坏”,毛料衣服则加批“原蛀”。其目的就是在万一当品在保管中有失,当铺可撇清责任或降低理赔额度。当铺往往自诩礼义廉耻,遵守职业道德,每家店都以关公为行业保护神。说起关公,笔者想起朋友说的一个故事。笔者的朋友是福州有名的西门外傅家的后代,其伯公是著名历史学家、厦门大学副校长傅家麟。他说小时候随母亲住在双杭的龙岭小学,每年夏日夜晚,他都会在校门口老人堆里听老人侃大山,内中一个见识广的老人叫马国忠说,龙岭小学所在的关帝庙是有来历的。关帝庙隔壁有一家当铺,一天,有个人拿了一尊铜质的关公像,要当200两银子,老板说这是前朝的只值50两。那人说我做生意亏了,好歹当100两银子吧!老板宅心仁厚、助人为乐,就收了当。这年,福州瘟疫大流行,鼠疫和病吐泻闹得沸反盈天,死人像倒蔗一样接二连三。老板无计可施,就跪在收当来的关老爷铜像前祷告,并许下诺言,如果全家躲过大瘟疫,一定为关老爷重塑金身,并在当铺旁建一座庙宇供奉。此后,老板全家每日晨昏一炷香祷告不辍。瘟疫过后,老板全家毫发无损。老板还愿修建了关帝庙,以后当铺财源滚滚。消息传开,双杭地区的当铺纷纷在当铺里设龛供奉关公。关公俨然成了双杭当铺的行业保护神。当铺虽以关公侠义标榜,但店面一些地位高的看当朝奉往往是近水楼台赚小便宜。如当铺中的“绝当”变卖,这些人会将中意的东西偷梁换柱,这种以同类品价廉换价昂的做法,商场上谓之“抽包”,也是合法的。店东以为自己吃了大利,何况水至清则无鱼,干脆睁一眼闭一眼,见怪不怪,成为了业内的潜规则。

  当铺在每年的大小暑期间都要进行“曝霉”,届时,当铺的天井、阳台晒满了皮毛呢绒的衣物,到处散溢着樟脑丸的香气。“曝霉”结束,店东设盛大宴会犒劳员工。当铺员工的工资待遇高过其他行业。伙食好还是东家出钱,一年十六饷,平常年节神诞都有酒席款待。早上七点开门至暝晡五点关门,前后吃四顿。所以俚语说“看当先生吃四顿”,是仅次于“洋行、海关、邮电缺”。

  估衣庄依附于当铺,货源来自当铺。估衣庄分“抄庄”、“走街”、“帮店”、“包袱客”四类。“抄庄”即估衣庄,是估衣业界资本较多的,其货源除当铺的绝当外,还从门市部收进部分成衣。店铺多在双杭的崎顶、大桥头、海防前等。“走街”、“帮店”、“包袱客”中,以“包袱客”相对高档。“包袱客”穿着光鲜,能说会道。包袱内藏有高级衣服衣料,售价也比坐地的估衣庄高。“包袱客”售货的对象是木行、宁波帮、船头行、京徽帮等商界上层人物,这些人自然出手大方。包袱客出名的有“包袱寿”、“葡萄大”、依财、依焕嫂、依唐等人,他们经常在上下杭、三保、中亭街、海防前一带活动。“走街”的,除走街串巷兜售外,还利用庙会、集市设地摆摊“唱售”。“帮店”是利用中亭街的“半暝摊”鲜鱼牙,如“公茂”、“财茂”、“春茂隆”、“元丰华”等鱼牙店进行唱售的,这些人大多走旁门左道,被市民称为“一抓、二骗、三夺”,所以,福州人说“中亭街江洋大道”,一般人以为只是说鱼牙“半暝摊”,实际上也是说估衣行的欺诈行为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