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台江新闻网 >> 媒体看台江 >> 报刊媒体 >> 正文

燕飞蜂舞上下杭

2019-06-12 09:16:46   来源:《福州晚报》2019年6月12日A12版    【字号

燕飞蜂舞上下杭

  拂堤杨柳醉春烟周文静摄

  □履痕觅芳

  中国民间有一种说法,燕子是吉祥之鸟。早在三千多年前的殷商人,就把玄鸟(燕子)作为自己部族的图腾。如果燕子在哪一家做窝繁衍后代,这一家就会昌盛兴旺。

  上下杭多数是“三落透后”的深院大宅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燕子在屋檐下、大厅横梁上做窝。下杭路著名的妇科中医郑兰芬家的大厅横梁上,并排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燕窝。他们还在燕窝下钉一条横板,托住燕窝,以防燕窝年久脱落,伤及窝里的雏燕。当时,我家的大厅横梁上也曾有两三个燕窝,春来秋去,燕子连年在窝中孵蛋育雏。每当这时,老旧的大厅就充满了生机,燕子匆匆忙忙地飞进飞出,当大燕子衔着虫子飞进窝时,一只只雏鸟张着嫩黄色的小嘴,叽叽喳喳地争着吃虫子。当时,你走在上下杭的路上,不时就有燕子轻巧迅速地从你旁边滑过,偶尔迎面向你冲过来,在即将撞到你时突然仰飞掠过你的头顶,与你玩惊险。你还不时可以见到,路边电线杆的电线上数十只燕子整齐排列,有的在梳理羽毛,有的在窃窃私语,像五线谱上的一串串音符。

  我家从稍大一点的范围来看,北面约两百米处就是工人文化宫。当时工人文化宫后门一些小土坡还很荒芜,是古代权贵的墓地,还有残破的石人、石马立在荒草丛中。而西面三四百米处则是大庙山、彩气山,也有数片小树林和荒地。这种环境为野蜂、知了、金龟子的生息繁衍提供了较好的栖息地。那时,在晚上,我家经常会飞进金龟子、天牛等昆虫,给我们带来小小的惊喜。我们就用鞋盒蒙上透明纸,来喂养它们,养几天后又把它们放走。其中,最让我们高兴的是野蜂在楼上窗户里结了三四个蜂窝。蜜蜂十分勤劳,每天清晨,我们还没起床,它们就把门窗的玻璃撞得啪啪响——因为前一天晚上担心野蜂受凉,我们把窗户关上了。每当我们听到野蜂撞门窗玻璃的响声,就一骨碌从床上爬起,打开窗户让野蜂飞出去釆蜜。傍晚,野蜂辛劳了一天,纷纷飞回来,聚在蜂窝边过夜。这些野蜂,成为我童年最惦记的小生灵,并与它们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我家出门向右,拐过一百多米的水巷,便是小桥,三捷河的河水从桥下流过。河道两旁是用石块砌成的河堤,石块间的缝隙里生长着许多小河蟹。这些小河蟹最喜欢傍晚退潮时,从石块缝隙中爬出来觅食。尤其是在夏天闷热的傍晚,小河蟹耐不住躲在闷热的石块缝隙里,纷纷现身。我便经常跟着二哥到河边捉小河蟹。我们把捉到的小河蟹养在小水缸里。水缸里也用小石块搭一些洞,让小河蟹有栖身之所,并不时找些蚬子肉喂它们。

  我家对面有一条神秘的死胡同“猍狸弄”。说这胡同神秘,顾名思义,传说这胡同后的小土坡上曾有一种狐狸一样的动物出没,甚至这种动物晚上会越过上杭路,跑到我家活动。听母亲说,她就曾在我家屋顶凉台上见过其踪影。我现在猜想,这种动物可能是一种果狸。当时,周围的居民都害怕这种动物,担心它会成精伤人。但我倒不害怕,很想一睹其尊容,遗憾的是,一直没有见到。我当时喜欢看《聊斋志异》小人书,很倾慕书中的狐狸精、狐狸仙,个个侠肝义胆、足智多谋、美帅多情,总幻想着也能遇到这样的狐狸精、狐狸仙,死亦无憾矣!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家附近小山丘上的树和花草都被清除,盖起了一幢幢楼房。不用说,猍狸弄里再也不见果狸踪影。就是上下杭的路上,也见不到有燕子轻巧地从你身旁飞过。我家蜂窝里的野蜂,也越来越少,最后终于消失……

  如今,上下杭修复方兴未艾,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我们的祖先很早就追求“侣鱼虾而友麋鹿”的美好、恬静、和谐的生活。现代,人类已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,学会与其他生物和谐共处,让它们重新回到人类的身边。近几年来,福州有关部门在环境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现在榕城到处绿树成荫,水清河畅。我相信不久的将来,在老家上下杭,又能遇到久违的燕子、野蜂、小河蟹,甚至还有那未曾谋面的果狸。

友情链接
燕飞蜂舞上下杭_正文_文化_台江新闻网
您所在的位置: 台江新闻网 >> 文化 >> 正文

燕飞蜂舞上下杭

2019-06-12 09:16:46   来源:《福州晚报》2019年6月12日A12版    【字号

燕飞蜂舞上下杭

  拂堤杨柳醉春烟周文静摄

  □履痕觅芳

  中国民间有一种说法,燕子是吉祥之鸟。早在三千多年前的殷商人,就把玄鸟(燕子)作为自己部族的图腾。如果燕子在哪一家做窝繁衍后代,这一家就会昌盛兴旺。

  上下杭多数是“三落透后”的深院大宅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燕子在屋檐下、大厅横梁上做窝。下杭路著名的妇科中医郑兰芬家的大厅横梁上,并排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燕窝。他们还在燕窝下钉一条横板,托住燕窝,以防燕窝年久脱落,伤及窝里的雏燕。当时,我家的大厅横梁上也曾有两三个燕窝,春来秋去,燕子连年在窝中孵蛋育雏。每当这时,老旧的大厅就充满了生机,燕子匆匆忙忙地飞进飞出,当大燕子衔着虫子飞进窝时,一只只雏鸟张着嫩黄色的小嘴,叽叽喳喳地争着吃虫子。当时,你走在上下杭的路上,不时就有燕子轻巧迅速地从你旁边滑过,偶尔迎面向你冲过来,在即将撞到你时突然仰飞掠过你的头顶,与你玩惊险。你还不时可以见到,路边电线杆的电线上数十只燕子整齐排列,有的在梳理羽毛,有的在窃窃私语,像五线谱上的一串串音符。

  我家从稍大一点的范围来看,北面约两百米处就是工人文化宫。当时工人文化宫后门一些小土坡还很荒芜,是古代权贵的墓地,还有残破的石人、石马立在荒草丛中。而西面三四百米处则是大庙山、彩气山,也有数片小树林和荒地。这种环境为野蜂、知了、金龟子的生息繁衍提供了较好的栖息地。那时,在晚上,我家经常会飞进金龟子、天牛等昆虫,给我们带来小小的惊喜。我们就用鞋盒蒙上透明纸,来喂养它们,养几天后又把它们放走。其中,最让我们高兴的是野蜂在楼上窗户里结了三四个蜂窝。蜜蜂十分勤劳,每天清晨,我们还没起床,它们就把门窗的玻璃撞得啪啪响——因为前一天晚上担心野蜂受凉,我们把窗户关上了。每当我们听到野蜂撞门窗玻璃的响声,就一骨碌从床上爬起,打开窗户让野蜂飞出去釆蜜。傍晚,野蜂辛劳了一天,纷纷飞回来,聚在蜂窝边过夜。这些野蜂,成为我童年最惦记的小生灵,并与它们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我家出门向右,拐过一百多米的水巷,便是小桥,三捷河的河水从桥下流过。河道两旁是用石块砌成的河堤,石块间的缝隙里生长着许多小河蟹。这些小河蟹最喜欢傍晚退潮时,从石块缝隙中爬出来觅食。尤其是在夏天闷热的傍晚,小河蟹耐不住躲在闷热的石块缝隙里,纷纷现身。我便经常跟着二哥到河边捉小河蟹。我们把捉到的小河蟹养在小水缸里。水缸里也用小石块搭一些洞,让小河蟹有栖身之所,并不时找些蚬子肉喂它们。

  我家对面有一条神秘的死胡同“猍狸弄”。说这胡同神秘,顾名思义,传说这胡同后的小土坡上曾有一种狐狸一样的动物出没,甚至这种动物晚上会越过上杭路,跑到我家活动。听母亲说,她就曾在我家屋顶凉台上见过其踪影。我现在猜想,这种动物可能是一种果狸。当时,周围的居民都害怕这种动物,担心它会成精伤人。但我倒不害怕,很想一睹其尊容,遗憾的是,一直没有见到。我当时喜欢看《聊斋志异》小人书,很倾慕书中的狐狸精、狐狸仙,个个侠肝义胆、足智多谋、美帅多情,总幻想着也能遇到这样的狐狸精、狐狸仙,死亦无憾矣!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家附近小山丘上的树和花草都被清除,盖起了一幢幢楼房。不用说,猍狸弄里再也不见果狸踪影。就是上下杭的路上,也见不到有燕子轻巧地从你身旁飞过。我家蜂窝里的野蜂,也越来越少,最后终于消失……

  如今,上下杭修复方兴未艾,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我们的祖先很早就追求“侣鱼虾而友麋鹿”的美好、恬静、和谐的生活。现代,人类已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,学会与其他生物和谐共处,让它们重新回到人类的身边。近几年来,福州有关部门在环境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现在榕城到处绿树成荫,水清河畅。我相信不久的将来,在老家上下杭,又能遇到久违的燕子、野蜂、小河蟹,甚至还有那未曾谋面的果狸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