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台江新闻网 >> 媒体看台江 >> 报刊媒体 >> 正文

漫说“新港”(上)

2019-08-13 09:14:36   来源:《福州晚报》2019年8月13日A14版    【字号

漫说“新港”(上)

  柔远驿

漫说“新港”(上)

  柔远驿内陈列的那霸器具

  □史海泛舟

  ■林国清/文 石美祥/图

  新港“新”解

  台江区东南部有一水流,称新港。新港之所以称“新”,或许与其“诞生”时间有关!但是,一查历史,它至少也存在了514年。

  明代王应山《闽都记》载,明弘治年间(1488~1505),一个叫邓原的督舶太监主持挖港工程,目的是“以通大江,便于夷船往来”。就是说,此后外国船只可以从闽江,通过新港直达福州城内。因此,福州与海外的贸易发展起来了。这是新港“新”的贡献,特别是与琉球有“封船贸易”和“贡船贸易”。

  当时政府在新港沿岸设柔远驿(琉球馆),安顿和接待“封船”或“贡船”的使团。于是,在柔远驿的前后“土人因而为市”,很快便形成两条街,前街叫“琯前街”,后街称“琯后街”。当时,琉球受中国皇帝册封,皇帝特派“册封使”赴琉球,先住在福州“琉球馆”里,然后候风“放洋”,其间可在福州采购一些物品带到琉球去,这叫“封船贸易”。同样,受册封的琉球王,感恩戴德,按规定时间,通过贡船装载向中国皇帝进贡的物品,同时也附搭数量比较大的土产品和银两来福州进行交易,并购买他们所需要的货物,且享有免征关税的特权。

  琉球使团到福州后,分为进京、存留、撤回三个部分。进京的为正副使臣及都通事等20人,存留的为存留通事等16人,他们住在琉球馆,处理有关事务,为期一年。其余的全部是撤回人员,他们可以在福州从事经贸活动。清康熙二十八年(1689)后,朝廷又准许琉球增派一艘接贡船,成员80多人,享受与进贡船同等的待遇。

  “琯后街”,建有厢房十座,俗称“十间排”,以供琉球商人住宿和存放运来及采购的商品之用。经营者主要有林、郑、李、赵、宋、杨、丁、马、卞、吴等十姓,人称“十家帮”,就像广州的“十三行”,垄断琉球的商品交易。

  据史料记载,清嘉庆五年(1800),福州琉球馆举办有两次贡船贸易:第一次进口货物价值约21000两银,出口货物价值约54026两银;第二次是十二月十五日开馆,至第二年四月十四日闭馆,进口货物价值约33668两银,出口货物价值约115217两银。不管是第一次的贡船贸易,还是第二次的贡船贸易,进口的主要商品有:海带、海参、鱼翅、鲍鱼、目鱼干、佳苏鱼,薯粉、烧酒、酱油、茶油、铜器、金纸围屏、棉纸、白纸扇、木耳、夏布、刀石等。福州出口的则比较多,主要有:上绉纱、中花绸、毯条、虫丝、苎麻、粗夏布、粗药材、沉香、洗香、木香、线香、砂仁、洋参、细茶叶、粗瓷品、毛边纸、甲纸、大油纸、油伞、油纸扇、土油纸粗扇、铁针、锡器、土漆、茶盘、蓖、箕、漆箱、土墨、胭脂、白糖、冰糖、橘饼等。

  清康熙年间,有个任琉球进贡船通事的蔡大鼎就写有两首《新港江楼即景》诗——“绿榕翠盖覆江楼,眺望风光解客愁。画栋彩飘青雀舫,飞栏影动白鸥洲。”“移情户外前山景,避暑窗中六月秋。漫展花笺吟不尽,暮钟断续思悠悠。”

  “直渎新港”之诠释

  清林枫《榕城考古略》称福州新港为“直渎新港”。清郑祖庚《闽县乡土志》又说:“直渎,善溪之名,可对廉泉,让水。”“渎”为“沟渠”的含义。福州东门有一条漫长的古沟渠,北南走向,称“直渎浦”。其北称“直渎浦尾”,在今鼓楼区的观风亭;其南通今台江区的“河口”,也称“河口嘴”。从“河口嘴”到“直渎浦尾”,现在的名字叫“琼东河”,其间约有10公里,其实并不太直。《榕城考古略》说:“初郡城水关四:一在西门,引西禅浦江潮,凡三十六曲,至柳桥;一在水部门之东,引南台江潮,自河口直渎亦三十六曲,由水关入城。东西环合,以萃风气。直渎又北通东湖,受东北诸山之水,其流甚迅。”所以说,“河口”是琼东河入闽江之口。古时候,福州的闽江北江滨在吉祥山脚下。宋梁克家《三山志》说:“绍兴甲寅(1134)时,凡百货舟载由此入焉。”清林枫《榕城考古略》也说:“引南台江潮,由河口,凡三十六曲而入。凡百货之由南台船运而入,悉由此入城内河。”

  直渎浦,在城内的部分“直”,但出了水部门,便有“三十六曲”,确实有碍于航运交通。既然新开的新港在“河口尾”,与直渎浦相接,因此两者合一,就称“直渎新港”。自此,由闽江的航运可不经三十六湾,直接北上,入水关进城。三十六湾者称“旧港”,遂废。

  尽管开凿新港有诸多好处,但也有不少人说新港的“坏话”。一是形家以为不利。二是戊午、己未间,岛夷入寇,顺流至河口,焚杀殆尽。于是议论者纷起,开塞者无常。明嘉靖初,谢给事贽疏请塞新港,郡守汪文盛踵成之,未几复溃。明万历十五年(1587)郡守汪铎筑堤坝。明天启三年(1623)溃于巨浸,水利道葛寅亮复塞之。浚旧沙合河以通水利。清康熙初复开。乾隆十年(1745)巡抚周健疏请填塞,开旧河,自路通桥起,闽安门止,长八百二十六丈。乾隆十三年(1748),亢旱八阅月,东关外村民以新港塞不便,环请疏凿,巡抚潘思渠从之。至清末,郑祖庚《闽县乡土志》说:“近来全港失于疏浚,有港之名,无港之实。淤涸日甚一日。”新港虽被淤塞,但其名仍在,1983年出版的《福州市地名录》里还有新港庵、新港道、新港道桥、新港路、新港街、新港里、新港桥、新港水闸和新港河等。

  1956年11月,新港街道办事处成立,今辖有:雁塔、利嘉城、南公、十三桥、新港等5个社区居委会。

  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
漫说“新港”(上)_正文_文化_台江新闻网
您所在的位置: 台江新闻网 >> 文化 >> 正文

漫说“新港”(上)

2019-08-13 09:14:36   来源:《福州晚报》2019年8月13日A14版    【字号

漫说“新港”(上)

  柔远驿

漫说“新港”(上)

  柔远驿内陈列的那霸器具

  □史海泛舟

  ■林国清/文 石美祥/图

  新港“新”解

  台江区东南部有一水流,称新港。新港之所以称“新”,或许与其“诞生”时间有关!但是,一查历史,它至少也存在了514年。

  明代王应山《闽都记》载,明弘治年间(1488~1505),一个叫邓原的督舶太监主持挖港工程,目的是“以通大江,便于夷船往来”。就是说,此后外国船只可以从闽江,通过新港直达福州城内。因此,福州与海外的贸易发展起来了。这是新港“新”的贡献,特别是与琉球有“封船贸易”和“贡船贸易”。

  当时政府在新港沿岸设柔远驿(琉球馆),安顿和接待“封船”或“贡船”的使团。于是,在柔远驿的前后“土人因而为市”,很快便形成两条街,前街叫“琯前街”,后街称“琯后街”。当时,琉球受中国皇帝册封,皇帝特派“册封使”赴琉球,先住在福州“琉球馆”里,然后候风“放洋”,其间可在福州采购一些物品带到琉球去,这叫“封船贸易”。同样,受册封的琉球王,感恩戴德,按规定时间,通过贡船装载向中国皇帝进贡的物品,同时也附搭数量比较大的土产品和银两来福州进行交易,并购买他们所需要的货物,且享有免征关税的特权。

  琉球使团到福州后,分为进京、存留、撤回三个部分。进京的为正副使臣及都通事等20人,存留的为存留通事等16人,他们住在琉球馆,处理有关事务,为期一年。其余的全部是撤回人员,他们可以在福州从事经贸活动。清康熙二十八年(1689)后,朝廷又准许琉球增派一艘接贡船,成员80多人,享受与进贡船同等的待遇。

  “琯后街”,建有厢房十座,俗称“十间排”,以供琉球商人住宿和存放运来及采购的商品之用。经营者主要有林、郑、李、赵、宋、杨、丁、马、卞、吴等十姓,人称“十家帮”,就像广州的“十三行”,垄断琉球的商品交易。

  据史料记载,清嘉庆五年(1800),福州琉球馆举办有两次贡船贸易:第一次进口货物价值约21000两银,出口货物价值约54026两银;第二次是十二月十五日开馆,至第二年四月十四日闭馆,进口货物价值约33668两银,出口货物价值约115217两银。不管是第一次的贡船贸易,还是第二次的贡船贸易,进口的主要商品有:海带、海参、鱼翅、鲍鱼、目鱼干、佳苏鱼,薯粉、烧酒、酱油、茶油、铜器、金纸围屏、棉纸、白纸扇、木耳、夏布、刀石等。福州出口的则比较多,主要有:上绉纱、中花绸、毯条、虫丝、苎麻、粗夏布、粗药材、沉香、洗香、木香、线香、砂仁、洋参、细茶叶、粗瓷品、毛边纸、甲纸、大油纸、油伞、油纸扇、土油纸粗扇、铁针、锡器、土漆、茶盘、蓖、箕、漆箱、土墨、胭脂、白糖、冰糖、橘饼等。

  清康熙年间,有个任琉球进贡船通事的蔡大鼎就写有两首《新港江楼即景》诗——“绿榕翠盖覆江楼,眺望风光解客愁。画栋彩飘青雀舫,飞栏影动白鸥洲。”“移情户外前山景,避暑窗中六月秋。漫展花笺吟不尽,暮钟断续思悠悠。”

  “直渎新港”之诠释

  清林枫《榕城考古略》称福州新港为“直渎新港”。清郑祖庚《闽县乡土志》又说:“直渎,善溪之名,可对廉泉,让水。”“渎”为“沟渠”的含义。福州东门有一条漫长的古沟渠,北南走向,称“直渎浦”。其北称“直渎浦尾”,在今鼓楼区的观风亭;其南通今台江区的“河口”,也称“河口嘴”。从“河口嘴”到“直渎浦尾”,现在的名字叫“琼东河”,其间约有10公里,其实并不太直。《榕城考古略》说:“初郡城水关四:一在西门,引西禅浦江潮,凡三十六曲,至柳桥;一在水部门之东,引南台江潮,自河口直渎亦三十六曲,由水关入城。东西环合,以萃风气。直渎又北通东湖,受东北诸山之水,其流甚迅。”所以说,“河口”是琼东河入闽江之口。古时候,福州的闽江北江滨在吉祥山脚下。宋梁克家《三山志》说:“绍兴甲寅(1134)时,凡百货舟载由此入焉。”清林枫《榕城考古略》也说:“引南台江潮,由河口,凡三十六曲而入。凡百货之由南台船运而入,悉由此入城内河。”

  直渎浦,在城内的部分“直”,但出了水部门,便有“三十六曲”,确实有碍于航运交通。既然新开的新港在“河口尾”,与直渎浦相接,因此两者合一,就称“直渎新港”。自此,由闽江的航运可不经三十六湾,直接北上,入水关进城。三十六湾者称“旧港”,遂废。

  尽管开凿新港有诸多好处,但也有不少人说新港的“坏话”。一是形家以为不利。二是戊午、己未间,岛夷入寇,顺流至河口,焚杀殆尽。于是议论者纷起,开塞者无常。明嘉靖初,谢给事贽疏请塞新港,郡守汪文盛踵成之,未几复溃。明万历十五年(1587)郡守汪铎筑堤坝。明天启三年(1623)溃于巨浸,水利道葛寅亮复塞之。浚旧沙合河以通水利。清康熙初复开。乾隆十年(1745)巡抚周健疏请填塞,开旧河,自路通桥起,闽安门止,长八百二十六丈。乾隆十三年(1748),亢旱八阅月,东关外村民以新港塞不便,环请疏凿,巡抚潘思渠从之。至清末,郑祖庚《闽县乡土志》说:“近来全港失于疏浚,有港之名,无港之实。淤涸日甚一日。”新港虽被淤塞,但其名仍在,1983年出版的《福州市地名录》里还有新港庵、新港道、新港道桥、新港路、新港街、新港里、新港桥、新港水闸和新港河等。

  1956年11月,新港街道办事处成立,今辖有:雁塔、利嘉城、南公、十三桥、新港等5个社区居委会。

  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