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台江新闻网 >> 文化 >> 正文

大庙山峦怀古

2019-04-19 16:02:15   来源:《福建日报》2019年4月19日第11版    【字号

  如今的福州台江区域,最早并没有这块陆地,也没有大庙山这座山峦,更没有大庙山这一山名。“相传无诸时,四面皆江水”(《三山志》)。起码在有福之州建城2200多年之前(公元前202年),台江区域还沉浸在一片茫茫江海之中。

  史载台江后得三岛(惠泽山、彩气山、南禅山),颇负王气禅意,均为火山岩、花岗岩造山运动所构成。所谓“登南城翘首,有台临江”,这里所指的南城,即福州城之南向;临江,即今日闽江北港白龙江穿越而过的台江;有台,即历史上的钓龙台。“台江”“南台”“南台岛”中的“台”字,皆因其地处钓龙台南面而得名。

  汉朝册封闽越王无诸,诞生了惠泽山名(意即惠泽于民)。那一日,四水茫茫,旌旗猎猎,无诸一行舟逼一座已浮出水面的无名海湾小岛,筑台设坛祭天领旨:“复立无诸为闽越王,王闽中故地,都东冶。”无诸逝去,后人在山上建无诸庙,称闽越王庙,俗称大庙。惠泽山山随庙名,为大庙山。

  往事越千年。时至唐天祐元年(904年),河南人王审知又在此一带受册封为琅玡郡王,梁开平三年(909年)被封闽王。我有疑惑:有福之州悠悠2200多年历史,两次王朝册封为何都选在大庙山一带?这是冥冥之中的偶遇,还是历史的必然?

  江海交际,鱼龙混杂。传说无诸次子东越王余善曾于此钓得一条白龙,筑为坛台,“坛高四丈,周回三十六步”(宋《闽中记》)。钓龙台自古成为福州南城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,“钓台夜月”为明代南台十景之一。古时山道通幽、古木参天,六月庙祭、重阳登高,人流如潮,络绎不绝。伫山远眺,但见江帆渔火,海涛丝路,街市林立,商埠簇拥,白塔乌塔争辉,鼓山旗山遥对,诗情画意尽收眼底,城南旧事可圈可点。

  沧海桑田演绎而成的大庙山附近上下航(又称双杭)洲地,曾出现“近市鱼盐千舸桌,凌空楼阁万山低”“商人载酒晚移舟”的繁华胜景。最繁忙时,经营物资多达千种,全省居首,辐射全国,远销东南亚和欧洲许多国家。

  越王庙史上屡毁屡建,最终毁于民国时期。现大庙与钓龙台均已不见遗迹,空留一口钓龙井。如今山路四通八达,山高37米,占地面积6公顷,属福州第四中学校址。山道弯弯,书法显显,“全闽第一江山”碑刻为宋四大书法家之一米芾手书;“南台”书法,为宋知州、皇室赵汝愚手迹。

  山麓不远处的闽江公园北园,遗有望龙台景点。还有乌龙江大桥、乌龙江公园等,均随史因龙得名寓意。后人对大庙山顶礼膜拜,频发思古幽梦,如明末学者、福州里人、尚书郎曹学佺有诗《咏钓龙台》为证,“山河原属越王台,台下江流去不回。只为白龙先一钓,纷纷鳞甲载江来”。

  大庙山上,鸟食种果,一株飞榕不知何年何月何时跃上闽越王庙墙头,犹如天外来客,神来之物!其状如网篓,堪称奇观,被世人形象地称为钓篓榕(又名编网榕)。百姓敬榕如神,日夜香火不断。钓篓榕,史上曾先后几次遭受灭顶之灾,但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!它都以神奇又顽强旺盛的生命力存活了下来。

  明朝年间,越王庙不幸毁于一炬,墙头飞榕遭受火灾,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树头。但数年之后,飞榕仍然顽强地长出了新绿,并且枝繁叶茂。后来,榕城百姓在“全闽第一江山”碑旁盖起了更大规模的越王庙,盖房时小心翼翼地保护下了墙头那株飞榕。清末民初,越王庙又遭到一次火灾,飞榕又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树头,但过后,人们又惊喜地发现,飞榕又长出了新叶。1989年,一场大风过后,飞榕载体墙倒了,飞榕也轰然倒地。福州四中师生伸出援手,使飞榕又活转了过来,但因抢救方法不够得当,也使飞榕受损,但钓篓榕总体上长势尚好,如今树高2.5米,冠幅直径20米。

  一次次浴火重生,一回回凤凰涅槃,钓篓榕如今成为榕城幸存的千株古榕名榕及其奇观的典范,也是福州人精神风貌的写照,并且作为见证闽国历史发端的“活的文物”而挺立。

友情链接